农村产权交易

安徽省歙县:以合作社助推农村集体经济发展

发布日期:2019-11-07来源: 供销社作者:供销社管理员阅读次数:字体:[  ]背景颜色:

合作社助推农村集体经济发展

——来自安徽省的调查分析

安徽财经大学  郑丽琳黄杰李想

 

摘要:合作社作为我国农村经济发展中的重要载体,在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安徽省歙县积极探索“党建+合作社”的组织与经营模式,通过加强党建,发挥党组织模范作用,注重完善合作社内部治理结构,坚持因地制宜,“一村一策”发展方针,充分发挥合作社引领作用,实现合作社助推农村集体经济发展。

 

为进一步推动我国国民经济发展水平,稳固改革开放发展成果,国家近几年加大了对各种经济制度的规范和改革力度,而农村集体产权制度作为我国农村经济体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改革的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自2016年12月26日中共中央印发《关于稳步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意见》以来,我国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已开展进行了两年多,在此期间我国政府在多个地区建立试点,并取得了显著成效。目前,我国不断扩大试点范围,进一步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发挥其在实现乡村振兴战略中的重大作用。在此过程中,需要农村各类组织的积极参与,其中合作社作为一种建立在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基础上的自愿联合组织,代表农民自身利益。其自愿、自治和民主管理的特征促使它成为农村经济发展中的重要载体,而在先前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试点中合作社也在其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因此,研究合作社在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中的重要性,以此发展壮大农村经济经济显得十分重要。

一、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动因

为促进农村经济发展,推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各级党委、政府颁布了一系列推动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的政策法规,为扎实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提供了良好的政策环境。就我国农村集体产权制度而言,主要存在以下几方面问题:

一是农村集体所有权定位不清晰。一方面,“集体”指的是从农民自身、村镇村民委员会还是整个县市来考虑,并没有给出一个清晰定义;另一方面,农村集体产权的最终持有者是农民,但其所有者却不是,而村委会作为自治性组织,村镇又是基层政权组织,因此,村委会和村镇也都不能作为所有者,这虽然会使集体经济完全退让给农民自身,在产权交易的过程中农民能获取大部分利益,但这无疑会导致集体经济的退步。此外,农民若是完全服从集体,也会出现“集体”究竟是指谁的问题,这种情况下将让部分人抱有侥幸心理,窃取集体经济利益,最终会给集体经济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二是产权制度不健全,集体经济和农民利益受损。农民利益需要完善的制度来保障,在缺乏健全的制度时,一旦出现农民急需将土地变现的情况,仓促的低利益交易自然而然就会发生,此时农民的利益受到损失,土地资源本应发挥的作用也没有得到相应发挥;相反,某些较为富裕的农民,甚至一些外来者则会利用这种情况来获取更高的利益。当前,我国有些地区仍然存在侵占农民土地的现象,如将农民土地作为建设用地,或在收购、征用农民土地过程中刻意压低价格,又或者是通过各种手段扣除土地流转费用,这些行为都是利用制度不健全的漏洞来掠取农民利益,导致集体经济利益出现严重流失,制约农村经济的进一步发展。

三是我国的特殊国情。我国地区差异较大,加之农村产权制度改革不仅仅只是农村制度上的改革,还涉及农村经济、农村相关法律法规等方面,因此,特殊国情和改革多方位的特点无疑会在整体规划和统一布局上增加难度,而在实际生活中,各地实施政策的力度和进度存在差异,导致思想上的不统一,容易产生冒失行为。

为加快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进程,我国中央及各地方政府相继颁布一系列法律法规,为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保驾护航。

二、合作社在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中的作用

一是有利于完善农村基层治理体系建设。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我国农村尤其是沿海发达地区村级集体经济的积累方式和发展规模发生很大转变,农村资产规模以及收入水平都得到较大提升,村内可供留存和分配的效益也在不断增加。集体产权作为村集体共同所有,其共有性特征经常会造成村民的民主决策权和管理权被闲置,使得很多地方的资产往往由极少数村干部掌握管理,甚至出现了集体资产管理失控的现象,滋生贪污腐败。根据农村的实际情况,以“归属清晰、权责明确、保护严格、流转顺畅”为基本原则,推动农村集体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对于土地、森林、草原等资源性资产,进一步加强和巩固农村土地承包关系,坚持以农民自愿承包为基础,组织探索土地股份合作的新模式;对于用于经营性的房屋、建筑物、农业基础设施等经营性资产,做到将集体资产以股份形式最终量化到每一个农户,而农民股份合作的形成有效解决了这一问题;对于学校、卫生所、图书馆等非经营性资产而言,其重点要放在如何更好地通过集体统一运营的管理模式来为农户提供更理想的服务。

二是有利于推动集体经济运行新模式的发展。农户在整个农业体系里只能局限在生产方面,因此,最终导致农业经济效益无法持续增长。为解决这种现象,提高农户在农业生产中的经济效益,需要大力发展如合作社这类的农村经济组织。合作社能在充分发挥农业内部潜力的基础上,有效地引领、组织农户参与到农产品的加工和销售环节,将农业生产环节和农产品加工与运销环节紧密联系起来,最终农户自身能够拥有一条完整的产业链,避免中间商的利益剥削,从而达到持续增收的目标。此外,合作社还能将生产生活中需求购销等交易组织起来,通过集体购销的方式降低部分购销成本,而且产品市场份额也能得到拓展,农户规模经济效益得以不断提升。

三是有利于进一步巩固和完善农村经营制度。以农民合作社为代表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最基础的功能是为农户统一提供农业生产生活所需的各类商品和服务,但合作社想发挥其功能不仅要求合作社是建立在农民独立经营基础上的组织,同时所参与的合作经济模式要建立在生产生活有相同的需求上。通过农民自由选择,使得服务内容更具有针对性。通过以保持农户经营自主、财产独立为原则的合作模式,不仅能健全农村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又能满足现代农业经营制度的发展规律,因而也成为当前我国农村基本经营制度改革创新的主要方向,对促进农业现代化至关重要。

三、合作社助推农村集体经济发展——来自安徽省歙县的调查

歙县于2016年被正式纳入国家扶持村级集体经济发展试点县之一,此后,该县大力扶持发展村级集体经济,三年累积投入中央和省扶持村级集体试点资金3060万元、县级财政配套资金600万元、整合其他支农资金1373万元以及吸引社会和村集体资金714.9万元,有效壮大了试点村的集体经济实力,取得了较大成绩。截至2018年底,全县共打造扶持村级集体经济试点项目66个,综合考虑当地经济基础与资源条件,坚持“一村一策”的发展经济方针,以村级为主导,支持村集体领办合作社,发挥合作社在其中的引领作用。不断加强与企业、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合作,村集体通过出资参股、提供人力资源、帮售代销等,联合当地优势民营企业,以现有集体资产入股分红增加收入,贫困村、贫困户产业全覆盖,2017年底如期实现全县贫困村全部“摘帽”,并将集体土地流转作为重要手段,注重村级集体经济发展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丰富了集体经济的多样性。

基本组织模式:“党建+合作社”模式

在基本组织模式上,歙县“围绕发展抓党建,抓好党建促发展”,提升基层党组织凝聚力和战斗力,强化“一把手”负总责,实施基层党组织标准化建设,聚焦产业发展,把党支部建设成为带领群众脱贫致富的“领头雁”。如歙县森林乡党委积极探索如何进一步发展壮大村集体经济新思路,建立“党建+合作社”新模式,坚持“一村一策”的发展方针,大力扶持特色产业,解决当地农村就业难问题,提高农民收入水平,加快脱贫致富步伐,该乡镇以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为原则,健全民主决策制度,建立合作社管委会集体讨论、社监会联合审议、社员代表大会民主表决的经济事项民主决策机制;健全社务公开制度,公开内容力求细致易懂,公开时间力求及时到位,公开形式力求方便实用,公开程序力求严谨规范;健全内部管理制度,完善岗位职责和议事规则,制订工作流程,形成严谨高效的制度体系;健全档案保管制度,妥善保管土地承包流转及其他承包租赁合同等经营和管理活动中形成的各类资料,把村级组织管理集体经济的情况纳入党建季度督查范围,确保村级经济合作社高效良性运行。村级经济合作社管理机制的健全保障了“党建+合作社”模式的顺利实施,在该模式下通过更新改造和规范使用,引导村民积极探索资源开发型、股份合作型、服务增收型、项目带动型等加快发展村级集体经济的新路子,有偿流转集体土地、林地、鱼塘,兴办生态旅游休闲场所,对外招标承包、租赁,推动村级集体经济增收,使得闲置资源能够再利用,为当地村民增加了附加收入,最终实现集体与村民共同富裕的目标。

生产经营模式:“合作社+特色产业”模式

在生产经营模式上,歙县注重探索“合作社+特色产业”的模式,如徽城镇一是发展“合作社+农业+旅游业”模式,按照“一山一水一城”旅游发展思路,徽城镇全力打造农业旅游品牌,发挥“问政贡笋”国家地理标志优势,做好“竹”文章,发展民宿产业,通过该模式徽城镇问政村2018年民宿营业额达500余万元,竹笋产值达600余万元,并且,该村合作社已开始筹备2019年的“游绿色竹海品问政山笋”贡笋节活动,从而吸引游客前来感受“游竹海、挖竹笋、炖竹笋、品竹笋、住民宿”的乐趣,带动村级集体经济发展;二是启动“合作社+企业+农户”发展模式,主动对接农业企业,与企业达成合作意向,由村经济合作社牵头,流转村中茶园,按照“合作社流转、企业包产包销、农户返聘管理”模式发展茶叶产业,解决该地农村闲置人员就业问题和土地撂荒现象,带动村民在家增收致富;三是推广“合作社+市场经济”发展模式,镇、村两级联动,由村级合作社牵头对集体资产进行统一管理、市场运营、合理投入,壮大村级集体经济,发挥集体优势,提升农作物质量,改善农村交通环境,创立农产品品牌,再由合作社进行产销,发展提升集体经济和村民收入。

四、启示

随着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不断推进,面临的任务将会更加艰巨,矛盾也将越来越突出,通过上述对农村集体产权改革和合作社的作用分析,结合安徽省歙县的案例总结,能够得出如下启示:

加强党建,发挥党组织模范作用。农村基层党组织是党在农村全部工作和战斗力的基础,农村集体经济是基层党组织发挥作用的物质保障,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是增加村级集体收入的有效途径,要坚持“以党建促改革,向改革要红利,用红利富群众”的思路,发挥好党的建设统领作用,通过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不断壮大农村集体经济。

注重合作社内部治理结构的完善。主要是明确股东代表大会、董事会及监事会“三会”职责边界,强化股份经济合作社的监督管理功能,改革现行股权设置模式,实现乡村股份经济合作社的转型升级。

坚持“一村一策”发展方针,做到因地制宜。针对不同村情、资源条件、农业基础和城镇化水平,坚持“一村一策”,不断探索总结“三变”改革路径,宣传推广典型经验。